盗墓笔记/瓶邪
我们只是,好久不见

  熙山居  

【雪域幻境】番外一:苏醒

推开门的一瞬,张海客本能的感到了一阵凉意。

屋子里的光线无比昏暗,窗帘掩得严严实实,湿度较大,一层薄薄水雾迎面扑来,和冷汗融在一起。
但并没有什么异样,唯一异样的是,屋子里的床上空空如也,本该躺在那里沉睡的人,此刻却消失了。

但张海客知道,他还在这间屋子里,甚至说不定正潜伏在某个角落,等待着对他进行袭击。
屋子太大了,而且并不空旷,可以藏身的地方有很多,张海客已经敏锐的感到从好几个地方逼近的寒气。只有门口了,只要他踏进一步,很有可能立马就被控制。

好在,这个人并不是敌人,他们之间只是一点小小的误会,至少张海客是这么觉得的。

留存在记忆深处的故事并不美好,张海客对于藏在眼前黑暗中的人,有着比较复杂的情感,但终归说来,他们并不是敌人,甚至有着血亲关系。张海客相信,仅仅通过语言和一些证明,还是可以消除这种紧张的对峙氛围的。

张海客不觉咽了咽口水,开口吐出与这个人久别重逢后的第一句话。
可惜的是,他错误的估计了一些东西,选择了一个极其糟糕的称呼。

几天前,张海客一行的海外张家族人,从长白山青铜门接出了他们的族长,张起灵。并按照和吴邪的约定,将人安顿到了指定的地点,张海客和张海杏留了下来等待吴邪。

不使用鬼玺开门的方法比较复杂,并且只有张家人可以掌握,另他们比较庆幸的是,此行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,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。
他们在打开青铜门之后,看到了张起灵,这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,他们的族长,在这里生存了将近十个年头,没有任何外界补给,却仍然平稳的呼吸着。
这也让他们亲眼目睹到了终极的力量,这个张家世代守护的秘密核心,是如此神秘而强大。

张起灵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甚至头发和指甲都没有长到预想中的长度,只是面色依旧苍白,意识模糊,仍没有醒来。
就好像十年的时间在他的身上完全失去了效用,他是从十年前直接跳过漫长岁月而来到现在。

经过了系统的全身检查,确认了各项生理指标正常,张海客等人将张起灵安置在了这间屋子之内,为了模拟青铜门后的环境,也做了一些特别的措施,以保证张起灵能更顺利的苏醒。

这种沉睡是门后世界里特殊的留存方式,并且有一定的周期,这个周期就是十年,所以张起灵按照规律应该还要再等一年才会苏醒,但提前回归到正常的环境中,会加快这个周期的运作,随着身体各项机能的恢复,他会在几十天甚至更短的时间之内醒来。

然而,张海客没想到的是,张起灵竟然仅仅用了十三天。

年少时的接触,让张海客知道,这个甚至比自己还小两岁的男人,有着极高的天赋和极强的能力,各个方面的。从他一个人守护张家使命长达几十年这一点上就能看出,这个人有着超越常人不知多少倍的韧性,他所做的一切都充满艰险,但是他都一样样的完成,并且将一切串起,以达到他的目的。

这样的一个人,醒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,警惕性一定当场爆表了,张海客想。
想法仅仅在一瞬间就形成,毕竟他有着一张之于这个人来说,比较熟悉的脸。

张起灵虽然提前醒来,但是身体并不会完全恢复到与进门前一样,换句话说,此时的他在张海客面前,还是弱势的一方,而且很有可能仅仅是一时清醒,还需要继续静躺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。

哎,先用吴邪这小子的脸把人哄睡着?不知道可不可行,张海客也只是想试一下。
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,然后道出了那句让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戏剧化的开场白。

没有回答,也没有任何声响,就好像这屋子里并不存在另一个人。
张海客凝视了阴暗的屋子很久,也想到了人会不会从窗户跳出去了,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他自己否定,窗子外边钉了很多木板,几乎是完全封死的,就算张起灵真的恢复了力量,也恢复了可以把那些木板全都踹开的力量,也不可能一点声响都没有。
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,张起灵依旧躲在这个屋子里。

张海客活动了一下手部的关节,提了口气,向屋子里踏进了一步,老旧的木板发出清脆的“嘎吱”声,反而把气氛渲染的更加诡异。
“张起灵?”张海客叫道,“你认得我的。”
这句话其实也是实话,张海客觉得张起灵应该不会忘了自己,毕竟那次放野的经历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,都是一个离奇的故事。

他又向前走了两步,眼光扫向左右堆放的杂物间,没有人影,也没有声响。
张海客心头不觉一紧,如果对方还不现身,那只有一个可能————并不信任他。
难道谁都不记得了?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,张海客决定还是摊牌来的实在和效率,毕竟如果真的被误会到需要动手,对双方都不好。

张海客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你在的,我没有恶意,你应该知道,能把你从那扇门后弄出来的人是什么人。”
他相信张起灵的理智和分析能力,除非他现在真的变成一个怪物,丧失心性了。

床的方向忽然发出一丝轻微的响声。
张海客眉头一紧,难道钻到床底下去了?
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张海客就又向前踏了几步。
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床的附近,没有任何挪动划蹭的痕迹,刚要在向前探去,脑海里突然闪现了张起灵的手从床底下伸出来,抓住他脚腕把他撂倒的画面,立马住了脚。

还真是头疼,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,但是张起灵这个人就是这样,如果你和他不是一伙的,或者暂时还没凑到一伙,这个人对你的警惕,以及那种看似淡然实则看得很通透的气场,简直到了会让人浑身难受的地步。

张海客微微蹲下身,衣服的褶皱间摩擦发出簌簌的声响。

只在一瞬间,一道劲风直从张海客的头顶扑来。
不是在下边,是在上边!

张海客大骂了一句,本能的伸出双手去抵挡,目光所及之处,便与另一道精亮的目光对接。

木制的房梁上是密集的蛛网,还有大量的灰尘,看起来不堪一击,而张起灵就从那之上纵身跃下,双膝稳稳的落在张海客的肩膀之上,体重加上跳降的力道,登时将张海客压制在地上,但他的一只手腕也被张海客扣住。

力气并没有持续加大,张海客知道张起灵是还没恢复好,但是仅仅这铺天盖地而来的一袭也足够让他大吃一惊。
而此时要是反抗应该也是可以成功的,但是张海客还是选择了“束手就擒”,张起灵这样来制他想必已经是有所误会了,他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。

正要开口,头顶上一个清冷的声音低沉的响起。
“你是谁。”

妈的就不该信吴邪那小子的话,只有狗能分得出来他俩,张起灵可一点也不好骗。
张海客默默叹口气。

“族长,我是张海客。”一句话出口,他感到身上的力量又有所减轻,不知是张起灵“恍然大悟”了,毕竟能开门的只有张家人,还是体力已经不支。

接着张海客趴在地上足足对着地板吹了好一会的灰,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了张起灵。
恰又赶上张海杏从外边回来,看到此情景也是一惊,但她拿出了六角铜铃为证,张起灵总算是相信了,至少是放开了张海客。
而后的交谈中,张海客便又与张起灵坦白了和吴邪的约定,以及其间种种,总之是费尽口舌终于是让人安定下来,同意继续补觉。

看着张起灵复又睡去,张海客揉了揉自己的脖子,张海杏看他就忍不住皱眉。
“怎么动手了?”张海杏问道。
“以为我在骗他,还准备了什么陷阱吧。”张海客道,“他这个人,应该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。”
张海杏问道:“你到底怎么骗他的?还一下就被发现了?”
张海客叹口气,笑道:“估计是一眼就认出我不是吴邪,可是我张嘴却叫了他小哥。”

很快又陷入沉睡的人,呼吸渐渐平复。刚刚的剧烈动作,使得他消耗了不少暂存的体力。
他并没有完全信任张海客的故事,但是眼下的身体状况让他不能多做选择,这就是最好的决定。至少在他恢复之前,他们可以保障他的安全,等到完全恢复,如果他发现什么异常,他知道自己也有办法的。
而且他也知道,离真正的醒来,并不遥远了。

此时,在出藏的公路上,一辆大型客运巴士里,一位旅客正将目光投向远处的雪山,车窗的缝隙透进来丝丝的风。
车继续行进着,他知道,他离自己的目的地,也并不遥远了。
手机有条信消息,他看过笑了笑,有一些轻松,而后抬手摸了摸自己刚长到板寸的头发。

————番外一END————

评论(4)
热度(162)
© 熙山居 | Powered by LOFTER